?
bet36體育在線_bet36備用網址_bet36體育投注歡迎您* > 國內 >

新疆8人謀害流浪漢偽造礦難騙68萬

時間:2015-08-31 15:37

來源:未知作者:admin點擊:

以介紹打工為名,尋找打工者誘騙至礦區,在井下將其殺害后偽造礦難,再以死者家屬身份向礦主索要賠償……電影《盲井》中的這一情節在現實中發生了——阿克蘇地區拜城縣日前破獲一起故意殺人案,一個8人團伙精心策劃,誘騙一名流浪漢冒名到拜城縣一個煤礦干活,在殘忍將其殺害后偽造礦難,騙取賠償金68萬元。令人心痛的是,這名無辜受害者的身份至今無法確認。

昨天記者了解到,目前團伙中的8名犯罪嫌疑人除一人病亡一人在逃外,其他人均已落網,其中3人由法院判決獲重刑。

昨日,偵破這起案件的拜城縣公安局刑警大隊大隊長孟強告訴記者,他從警20多年,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案件,“兩年多了,從拜城縣到陜西省白水縣,再到云南省昭通市彝良縣,為還死者一個公道,我們想盡一切辦法追兇”。

異地案件牽出拜城舊案

兩年多以前,也就是2013年7月5日,正在執行公務的孟強接到了來自陜西省白水縣公安局的通報電話,對方告知,當地警方抓獲了一個犯罪團伙,犯罪嫌疑人劉一兵等人供述,他們曾在拜城縣一個煤礦殺人并冒充礦難,謊稱家屬詐騙68萬元賠償金后,幾個人分贓。但犯罪嫌疑人已經記不清煤礦的名字、具體地點,被害者是從成都火車站騙來的流浪漢,犯罪嫌疑人也不知道其姓名。

“犯罪嫌疑人只記得作案時天氣冷了,應該是冬天。”孟強說,當時他從法醫處查詢非正常死亡檔案,發現了一條1年前的線索。

2012年11月18日,拜城縣一個煤礦發生了一起煤礦冒頂事故,一個名叫吳亮(化名)的年輕人在事故中死亡,其家屬的簽名登記資料信息跟陜西警方通報的幾名犯罪嫌疑人的信息是一樣的。“這個事故我有印象,當時煤礦事故發生后,煤礦管理部門派人去現場勘查過,勘查結果是一起冒頂事故。我是法醫出身,我記得曾在死者背部發現有疑似炸傷的傷痕,這種傷痕和被砸的傷痕是不一樣的,當時我猜測現場可能有使用炸藥,但現場勘驗人員告訴我,他們在現場并沒有發現任何炸藥痕跡。”孟強說。

事故鑒定后,受害人親屬到公安局認領遺體,當時就在孟強的辦公室。他記得,一大家子來了有七八口人,包括死者的父親、舅舅、姨姨等,所有人都出示了戶口簿、身份證。當他詢問家屬是否要解剖驗尸時,家屬一致放棄解剖,并一一簽字登記,沒有一絲破綻。事故煤礦將68萬元的賠償款一次付清,案件結案。

汽車座墊里發現陳舊血跡

接到陜西警方的協查通報后,孟強和辦案刑警立刻開始調查此案。他們找到事發煤礦調查時,煤礦早已恢復正常運行,“吳亮”的“親戚”們也都離開了煤礦。

面對刑警,煤礦負責人道出了實情。原來,當年吳亮出事時,在場工人包括他的“親戚”都報告說是爆破事故,由于礦上因違規使用炸藥剛被查處,他們害怕被監管部門查處后重罰,就在距案發現場大約600米遠處偽造了一個冒頂事故現場:他們堆了一些煤塊,還把吳亮變形的礦工帽扔在煤堆中,以求蒙混過關,而原有案發現場早被毀掉了。

“真正的案發現場在井下1700米處,我們下井發現,現場被水槍沖洗過,加上井下光線昏暗,我們幾次下井都沒有任何發現。”孟強說。

與此同時,民警按當年“吳亮”家屬填寫的信息,聯系到云南省昭通市彝良縣鐘鳴鎮的派出所,在查詢吳亮戶籍時發現了一個重要線索:2013年的春節,吳亮曾回家過年。這意味著,真正的吳亮并沒有死亡,那么頂替吳亮身份的死者又是誰?

孟強說,為了證實死者和吳亮不是一個人,必須要采集到死者的血液進行比對,為此他們多次到煤礦調查。一次,一名煤礦司機提到的一個細節讓孟強看到了希望。“這個司機在事發時開車送“吳亮”去醫院,他說當時“吳亮”頭上流了很多血,都滲到后排座位上了,我們趕緊找到那輛車,把座墊拆卸下來,終于發現了當年的血跡。”孟強說,他們請云南警方找到吳亮父親等親人采血,經比對,死者和所有“家屬”都沒有血緣關系。

團伙分工明確各負其責

鑒于假“吳亮”之死疑點重重,孟強向領導匯報后決定重新調查該案,并到陜西省白水縣公安局見了“吳亮”的“親戚”——犯罪嫌疑人劉一兵。隨后,經警方深入偵查,查出幕后頭目趙友友等人,其他犯罪嫌疑人也紛紛浮出水面。“這是一起有預謀、有組織、有分工的故意殺人案。”孟強說。

劉一兵是云南省昭通市彝良縣人,2012年八九月間,他得知同鄉趙友友、藍金、劉勇等人預謀誘騙他人冒名去煤礦干活,然后在井下殺人偽造礦難騙取賠償金時,他和哥哥劉一濤、妻弟安杰都欣然入伙。經驗豐富的趙友友負責物色人選。他在成都火車站徘徊時,發現了一個年輕的流浪漢,便上前攀談。小伙自稱是貴州人,已外出多年沒和家人聯系,他沒有身份證,就在附近乞討。趙友友當即誘騙他說,新疆拜城的煤礦工資很高,一個月有七八千元,邀他一起去,小伙當即同意。

趙友友先把小伙騙到云南,找同鄉吳光輝拿到其子吳亮的身份證,讓小伙冒充吳亮。隨后,團伙成員密謀分工,劉一兵、劉一濤、安杰3人負責井下殺人,趙友友、藍金、劉勇、吳光輝、羅華假冒家屬騙取賠償金。

2012年11月初,劉一兵、劉一濤、安杰3人帶著被騙小伙來到拜城,4人順利地在拜城縣一個煤礦找到工作,互以親戚相稱。半個月后,劉一兵接到趙友友的電話,催問殺人計劃實施情況。2012年11月18日18時左右,身為放炮工的劉一兵故意將小伙編入他的組,4人同班下井,劉一濤、安杰兩人負責在巷道口望風,他則趁小伙放置炸藥時按下起爆器造成礦難,小伙嚴重腦挫裂傷合并頸椎骨折死亡。劉一兵等人對煤礦謊報事故。

隨后,按照預定計劃,趙友友、藍金、劉勇、吳光輝、羅華等人假冒死者親屬,于兩三天后趕到煤礦,騙取被害人死亡賠償款68萬元后分贓,其中動手殺人的劉一兵一人分得21萬元,被害人骨灰被拋棄。

罪大惡極涉案嫌犯獲重刑

趙友友等人分贓后,贓款很快被揮霍一空,于是他們故技重施,分別在哈密巴里坤縣和陜西白水縣再次作案。劉一兵等人在白水縣殺人并騙取大量賠償金后準備逃跑時被當地警方抓獲,拜城縣煤礦的故意殺人案就此帶出,后經公安部指定,新疆拜城縣公安局接手此案。

孟強說,該團伙策劃周密,分工明確,他們選擇的受害者大多是多年不回家的打工者、街頭流浪漢等。同時,他們還要選擇貴州、云南等地和他們口音相近的人。選定后,以高工資誘騙,再根據其體形特征,在同鄉中選擇相似的人提供身份證明,環環緊扣。“遺憾的是,由于犯罪嫌疑人沒有問明死者身份,我們通過無名尸體數據庫也沒找到比對成功的人,至今無法確認枉死的小伙到底是誰”。

根據劉一兵等人的供述,參與“吳亮”詐騙案的犯罪嫌疑人共有8人。很快,公安機關先后將6人抓獲。經警方確認,嫌犯之一的藍金已因病死亡,另一名嫌犯吳光輝潛逃,警方已網上追逃,其子吳亮并不知道拜城縣的殺人案件。

2014年,公安機關向檢察機關移送案件,雖然被害人身份不詳,但阿克蘇地區檢察院依據被害人DNA編號,以趙友友、劉一兵、安杰3人涉嫌故意殺人罪依法提起公訴。2014年10月29日,阿克蘇地區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被告人趙友友、劉一兵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被告人安杰犯故意殺人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被告人犯罪所得贓款68萬元繼續予以追繳。

一審判決后,3名被告不服,上訴至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今年5月,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其他涉案嫌疑人被另案處理。

【責任編輯:衛斯里】
熱圖 更多>>
熱門文章 更多>>
福彩开奖号码 浙江体育20选5 大富翁捕鱼红包特别版 天津11选5走势图 遇乐棋牌游戏大厅 股吧论坛股票 网上电玩棋牌 模拟炒股app排行 最好赚钱的网络游戏 新疆11选五走势图表 九游透视辅助免费